水利水电学院微信公众号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教学方法使学习效果事半功倍(崔中兴)

  • 时间:2017-04-13 22:49:20
  • 来源:

纪念办学80周年《回忆录》系列征稿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教学方法使学习效果事半功倍

作者:崔中兴

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据报道,截止2013年中,我国人口已经占到世界总人口数量的18.84%。人口多了,教育的任务就非常的繁重。一个国家的发展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育的普及程度和教育的发展水平,而教育的发展水平又取决于科学研究的水平与教学研究的方式方法。

1956年,在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毛泽东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提出:“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各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这在当时是非常符合社会主义建设初期的国情的。

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1995年3月18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是我国通过立法第一次完整地规定了国家的教育方针。教育法规定:①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是我国教育方针的根本特点,坚持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是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根本途径,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是社会主义教育的质量标准;②现行的教育方针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教育意志,现行的教育方针是对我国建国以来提出的教育方针的继承和发展;③现行的教育方针符合现阶段我国的基本国情,反映了当今时代的特征。

从毛主席提出的教育方针到1995年3月18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来看,有继承有发展,都提到了“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各方面都得到发展”、“坚持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是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根本途径”,这样的教育方针是符合我国的基本国情,反映了当今时代特征的教育法。

我是水电学院的一名学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在作为学生学习的过程中和作为教师在教学工作的过程中,都深切地感受到我们的教育方针的远大意义及其所具有的无穷魅力。现在我就从这些方面谈谈我作为学生和教师时的一些学习和工作的体会。

1978年12月初,在当时全国政治工作的大背景下,毛主席提出:“学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我们依照当时国家的办学指导思想,跟随着水利水电工程系的教师们,开赴秦岭北麓的正岔沟水库建设工地,实行开门办学。

十二月初的正岔沟,大雪纷飞,地面积雪约有20多厘米厚,河沟里的水也都结成了厚厚的冰,我们八十多名师生员工,集体住在一个当时为保密单位的大礼堂里。礼堂里没有床铺,我们都是在地上铺几张报纸,然后把自己的褥子铺在报纸上,上面盖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被子席地就寝。那时候全国经济困难,每个学生只有一床被子,家庭困难的学生,被子和褥子薄且硬,保暖性很是有限,晚上睡觉时,我们都是和两旁的同学尽量挤在一起,互相取暖。那时候,很是羡慕从新疆、甘肃、宁夏和青海来的有些同学,他们有的还从家里带来了羊毛毡,铺在地上,即隔潮又保暖,而我们这些家在西安的学生,甚至连羊毛毡都没有见过。我们系里的老师,年长的有的已近六十,年轻一点的也都在四五十岁了,他们和我们学生一样,同吃同住同劳动。就是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他们不但教会了我们专业理论知识,还为我们树立了在艰苦的环境下,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困难,努力为人民为国家贡献自己的毕生所学的示范表率作用,有的人甚至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如今的正岔水库坝高30余米,蓄水37万立方,湖光山色,秀色宜人,水库北侧,两处泄洪,形成两条落差达25米的瀑布,宽达6米,在山崖上分三级落下,已经成为翠华山的景区一个重要的景观。但是,在1978年的12月初,那时的正岔水库是作为一个石砭峪水库的定向爆破实验坝,而承担着多项国内首次开展的科研实验任务。

石砭峪水库位于秦岭北麓,西安市长安区境内,距西安市35公里,坝址以上控制流域面积132平方公里,水库枢纽工程由大坝、输水洞、泄洪洞及坝后电站组成,是集灌溉、防洪、发电和城市供水综合利用的中型水库。设计灌溉面积16.8万亩,年发电量1700万度,每年可向西安市供水3000-5000万立方米,是西安市目前黑河引水工程重要水源地之一。石砭峪水库是一座堆石坝,大坝采用定向爆破筑坝,沥青砼斜墙和复合土工膜防渗技术。

当时,在国内采用定向爆破筑坝并采用沥青砼斜墙作为防渗技术的工程还没有成功的先例。所以,我们水利水电工程系的老教师们,克服着种种困难,在正岔水库工地开展着各种科学实验工作,他们的工作的重要性和先进性完全可以和我国的两弹一星的工作相媲美。正是由于那时的科研工作的成果累积,才使得我们水利水电学院的沥青斜墙防渗技术的科研水平成为现今国内和国际上的翘楚。

在正岔水库工地学习期间,我们师生的生活是那样的艰苦,每天的伙食就是苞谷碜稀饭、馒头和咸菜,天气寒冷得将石头都可以冻裂,我们每天的洗漱都是在结了冰的河沟里进行,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知道,那种深入骨髓的冰冷的感觉,如今想起来还会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最近晚间观看了名为《彭德怀元帅》的电视连续剧,在剧中看到过这样的场景,我们的志愿军战士趴在雪地上等待冲锋的命令时,由于寒冷,被冻伤冻死而导致减员的情节,我深切地感受到,只有有过那种令人胆颤的寒冷经历的人,才会被深深地感动。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学会了如何计算导爆索控制爆破的时间和长度的关系,破碎岩体体积与炸药用量的计算关系,并且在年近耳顺之年的黄元清老教授的带领下,现场实际进行了导爆索起爆实践的教学环节;跟随着孙振天、蒋长元老教授,我们学习了沥青砼斜墙防渗技术中,极为关键的沥青种类及其配合比技术,经过了无数次的失败经历,终于取得了试验的成功,开创了沥青砼斜墙作为防渗材料的先河;跟随着把我引领到工程地质领域的导师宋克强教授,我们学到了如何鉴识库区的岩石性质、如何科学地确定坝址区域的地质历史、如何测量确定坝址区域的地质构造等地质知识;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沈晋老教授,沈教授不顾自身年事已高,不顾恶劣又寒冷的气候环境,亲自带领我们进行现场沟谷的水文学相关的测量工作,教给我们如何测量沟谷断面,如何根据降水量来计算洪水来水量以及河道变化等诸多的影响因素,使枯燥的水文学书本知识在现场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毛主席说过:“我们不但要提出任务,而且要解决完成任务的方法问题。”正是有了石砭峪水库的科研课题任务,才使得我们的老师们坚定地无所畏惧地扎根在环境恶劣的施工现场,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取得了一项又一项的科研成果,解决完成石砭峪水库筑坝工程任务的方法问题。我们作为学生,深深感受到了理论知识和施工现场的时间学习结合在一起,对于理论知识的消化理解,以及对理论知识与实践的结合面的宽泛认知,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现在回想起来,那段在正岔水库的学习经历和学习方式,的确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成功范例。

从老教师身上,我们还学到了我们老一辈的水利人那种艰苦奋斗,敢为人先的无所畏惧的工作精神。这种精神对于我们日后的工作和学习生活永远都是一种激励,这种激励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们的工作与学习,是我们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每每回忆起那段时光,就不由得想起毛主席那段著名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也就不由得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老教师这种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永远传承下去,不但传承,还要发扬光大,这是我们当代教师的责任与义务。

在作为学生学习的过程中,我还参加了武功县的土地资源汇编工作。那也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渭北大地覆盖着厚厚的积雪。我们水工78级的学生,接到学校的任务,开赴武功县参加土地资源汇编工作。在学校老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武功镇,对土地资源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测量工作。同学们都被安排住在老乡的家里,那个场景有点像是电影里看过的农村社教工作队,不同的是,我们吃住在老乡家里,干的则是土地测量的工作。我们三个人为一组,扛着经纬仪、绘图板和塔尺,按照所分配的区域进行测量工作。我们的指导教师是一位名叫沈婷的女教师,这个老师别看是个女同志(当时的流行称谓),实际工作能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实在是令人钦佩,每天她都要步行整个工作区域,在各个测量组之间来回奔跑,给我们指导工作,随时给我们讲解测量的理论知识和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譬如:经纬仪、水准仪的原理,测量数据误差的修正,跑点的技巧等等。使我们即学习了测量课程的理论知识,又完成了土地资源的汇编工作。这次工作堪称是一场理论联系实际工作的经典范例。三个月的野外测量工作结束后,我们又在学校进行了三个月的整图工作。经过这次实践,对测量工作可以说是烂熟于心。工作以后,我参加过很多次的工程勘察工作,其中的测量工作,都是由我负责完成,这些都有赖于那次土地汇编工作的实践学习。

1985年春节过后,我们接受了西安市地震局的工作委托,对西安市周边的黄土塬边滑坡,进行普查工作,我们具体的普查范围是浐河以东灞河以西的白鹿原区域。在三个月的野外普查工作中,我们几个人沿着灞河和浐河的塬边地区,进行普查工作,在塬边边坡上爬上爬下,徒步走遍了东至蓝田县的大寨乡的村村寨寨,西至浐河的东岸塬边,南至鲸鱼沟由红旗水库到蓝田县的安村属地。由于是野外工作,又没有交通工具,所以是走到哪里,就吃住在哪里,夜晚一般就是借住在老乡的家里。记得还有一次,当时我们三个人就在蓝田县城南边的一处塬边上,我们错过了借宿的机会,这时天色已晚,满天的星斗眨着清澈的眼睛,仿佛在笑看我们今夜将怎么借宿。老天有时也真的是有眷顾之心的,借着月色在我们的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废弃了的看瓜园人的小土屋,里边有一个可以躺下一个人的小土炕,还有一扇门板,这个发现,可把我们高兴坏了,我们三人于是决定,今晚就下榻于此。于是两个人挤在小土炕上,一个人把门板一段搭在几块土坯上,一端搭在地面上,就这么斜着躺在门板上将就了一夜。住宿解决了,吃饭就没有办法了,就这么躺在这个荒野中的小土屋里,望着门窗外的夜空,心中默默地数着星星,慢慢地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天刚亮,我们就起来准备继续工作。交谈中,三个人不约而同地说起了昨夜梦中的情景,竟然是梦见了陕西各工地现场食堂里常见的条子肉和杠子馍……

就这样,在三个月的滑坡普查中,我们克服了诸如狂风暴雨的袭击和烈日的曝晒等种种艰难困苦,终于按期完成了市地震局委托给我们的任务,受到了西安市政府相关部门的表彰。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五个人前前后后跑了三个月,完成了任务,每个人还高高兴兴的取得了300元人民币的生活补助费。这笔钱使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水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提高了一个档次。

入学后,军训是每一名学生必须接受的学习环节。我们那时候的军训与现在的军训不大一样,没有部队的教官到校指导军训,而是利用冬季的时间进行拉练活动。我们的拉练路线,是从学校出发到乾县的烽火大队,沿途我们打着校旗,高唱着军歌,背着被子挎包,打扮的像一名真正的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不同的是,我们没有统一的着装,也没有武器枪支,我们一路高歌,奔向乾县。记得那是我们拉练进行到第三天的一个晚上,我们的宿营地是烽火大队的会堂,因为晚上还有一个文艺节目演出,所以晚饭后,我们几个同学在烽火大队泥泞的街道上随便转转顺便参观学习,等文艺演出的开始。这时候,本来已经阴霾了一整天的天空,开始飘落着夹着雪花的细雨,天气变得异常的寒冷起来了。转到文艺演出的会场门前的时候,我们看到大门口的侧面停着一辆美式吉普车,是那种帆布顶带铁质纽扣的汽车,这时有个同学提议说,天太冷了,我们不如进到车里暖和暖和,年轻学生嘛,什么都好奇,有的学生还没有坐过这样的美式吉普,于是这个提议很快就得到大家的赞同,我们打开了帆布纽扣,进入到车里,还别说,车里比外面暖和多了。好景不长,没有过几分钟,有几个人向会场走了过来,路过汽车时,发现了我们几个在车内取暖的学生,可巧的是,其中有一人正是这辆车的司机师傅,于是,后果可想而知,我们被那位司机师傅狠狠地连骂带训,从车里把我们赶了出来,并且还扬言要报告我们的老师,学生对于老师的敬畏,岂止是一个简单的怕字,我们恐慌到了极点,连忙认错,旁边的人看我们着实可怜且态度诚恳,就帮我们向司机师傅说情,请司机师傅饶了我们这次,我们千恩万谢的保证不再犯第二次,才放过我们。观看节目的时候,巧的很,我们看到刚刚猛训我们的那位司机师傅,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舞台上乐队的旁边观赏演出。这时我们刚刚挨这位师傅的连骂带训的情景就涌上了心头,有个同学以前是做过汽车修理工作的,他提议我们趁这个师傅正看节目之时,去给他的车出点难题,杀杀他的嚣张气焰,平复一下我们因挨骂而有点儿受伤的心(呵呵,是我们的不对)。我们从演出现场溜了出来,悄悄地来到了车旁,这时那辆吉普车已经被司机师傅移到了礼堂的院子里,院子里有个职工食堂,食堂门口的地上堆着一堆像胡萝卜大小的小白萝卜,那位曾经的修理工同学拿起一个萝卜,用刀削了几下,对我们说,我们给他来个恶作剧,不能损坏他的汽车,但是,要让他点不着车,还找不到毛病,真是很炫很酷啊,这位同学真是超级的有才,他说的这些,我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真是欢呼雀跃啊。那位同学,拿着削好的萝卜,走到车尾,把萝卜塞进了汽车的排气筒里。然后我们就是盼着演出节目尽早的结束。演出真是太漫长了(实际只有一个半小时),好不容易等到了演出结束,那位司机师傅披着棉大衣,手里还夹着纸烟,由礼堂来到了院子,打开车门,发动汽车。汽车嗡嗡的响了几声,油门一松,就熄火了,如是又试了几次,都是响了几声,油门一松就熄火了。司机师傅从车上下来,打开引擎盖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毛病,于是,又上车发动,还是重复了前面的现象,这时候,还有许多人过来围观,帮忙出谋划策,折腾了有半个小时,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这时,那位司机师傅下车围着汽车转了几圈,来到车尾,似乎隐约看到排气筒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于是招呼人拿来了手电筒,向车后一照,司机师傅从排气筒掏出来一节萝卜,再上车着车,嗨嗨,车子发动着了,一切正常。那位司机师傅这时说了句话:“我开来几十年车,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故障。”这时,有个人说,看来这还是个内行干的,这句话把大家引得哄堂大笑。回忆起这件事情,不是对当时我们进入别人的车里的错误没有认识反省,而是通过这个事例,说明实践是一种简洁有效的学习方法,是增强理解理论知识的重要的环节,通过这个事情,其实用性可见一斑。

工作以后,除了工作学习,每周六的下午四点到六点是打扫卫生时间。我们每个系、每个教研室都有学校分配划定的卫生清洁区,定期不定期的还要接受学校卫生检查团的检查,给出评分。那个时候,每到周六下午,学校的教师、学生全员参加打扫卫生,不但美化了校园,而且锻炼了身体,遇到重大节假日,还要打扫室内卫生,包括窗子玻璃,门窗的边缘顶板,容易藏污纳垢的地方,是检查的重点。那时候,大家每周一起劳动一次,有诸多的好处,美化了校园与办公环境,锻炼了身体,更重要的是,增进了同事之间的交流和相互了解。高校教师工作比较特殊,由于专业的特点不同,平时大家难以碰到面,所以,每周的卫生大扫除倒是一次全员的大聚会,可以增进大家的相互了解。现在,这种全员大扫除的场面是难以看到了,有时经过过去负责的卫生清洁区,还会有点儿怀念的意思。

实践教学是增强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能力的有效环节。我们在老教师的言传身教带动下,经常加强实践环节的训练,还从老教师那里继承了自己动手研制仪器设备的传统。科学研究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仪器设备的科学性和先进性。但是,市面上常常难以找到适合于自己科研方向领域内的仪器设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老教师有自行研制仪器设备的传统,这是非常具有实用价值的工作方法,能够弥补我们科研经费的不足和科研仪器设备的欠缺的问题。我在科研工作的进程中,经常需要动手研制仪器设备,已经研制用于科研的大大小小自制设备有数十件之多,对我们的科研工作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自己研制设备有几个好处,首先,可以加深对科研原理的理解;其次,通过对科研系统的整体设计,可以发现新的以往没有发现和没有理解的问题;最后,通过反复的问题发现,完善优化了整体设备系统,使其在科研工作中发挥到更大的作用。

有鉴于此,我们在研究生的培养方面,就非常重视加强实践环节,增强他们的实践经验和动手设计工作的能力。譬如,陕西省的引汉济渭重大工程,采用的是TBM工法进行掘进,我们的研究生就经常下到引汉济渭正在开挖的隧道中,从设备构造到TBM工法的掘进原理,再到设备机械磨头的耐磨性能等各个方面去研究学习,发现问题,为掘进工作中所出现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受到了外国设备公司和施工单位的好评,获得了他们的认可。

在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中,我们的老教师们经历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数十年来,他们不但完成了教学任务,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的宝贵人才,还攻克了许多科学研究方面的难题,使得我们如今的水电学院在许多科研教学方面都处于国际国内的领先地位,这是他们漫长的办学过程里,积累下来的宝贵财富。

我还是用前面说过的那句话来作为结束语吧,每每回忆起那段时光,就不由得想起毛主席那段著名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也就不由得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老教师那种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永远传承下去,不但传承,还要发扬光大。这是我们当代教师的责任与义务。

 

作者简介:

崔中兴(1954-),男,河南孟州人,中共党员,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岩土工程实验中心主任。1978.09-1981.12,毕业于西北农学院水工建筑专业;1989.01-1991.01,日本基础地盘研修生;1998.09-2005.04,获得西安理工大学岩土工程学科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岩土介质应力与渗流耦合研究、边坡工程。1996年3月任西安理工大学岩土实验中心主任;中国水利学会勘测专业委员会委员、水土保持通报编委。主讲研究生《弹塑性有限元程序设计》等课程;主讲本科生《工程地质》、《水文地质学》、《岩石力学》、《初级日语》、《即学即用日本语》以及《科技日语阅读与翻译》等课程。从事岩石力学工程特性研究、岩土材料介质的应力场与渗流场耦合研究,土工织物特性测试等方面的研究。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出版专著《水利工程地质学习与实践》、《水利工程地质多媒体软件开发》等2部;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项、厅局级奖2项。